【周叶】稀薄 Vol.0

注意事项:
一路撒狗血
全员警界,穿插校园风,刑侦风
非甜有虐
暧昧向
其他待定

PS:作者求粉求喜欢求推荐
15粉有点文福利~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#0#


当周泽楷终于处理完案子的尸体之后,是下午五点五十。
他把各个脏器的化验结果登记起来,思索了一会儿,在结论一栏填上了“腹部多处砍伤,有击打痕迹。脏器破裂致死。肾脏中化验出三唑仑。”的字样。然后冲了个澡,换上便服。
技术所里的气氛很沉闷,凌晨发生了暴动,全市警局空闲的人手都被调去现场了,政治处的韩文清都被冯宪君调过来临时做现场指挥,据说开着一辆高压水枪车就和张新杰一块去现场了。
几乎没点过肉体技能的技术人员被留守后方。伤员不少,死了一两个。这样的暴乱总会死一两个,并不出奇。
因此周泽楷刚刚做完的并不是这两个死者的解剖。
这是连续的抢劫杀人案。把落单的路人用三唑仑迷晕之后抢完钱就杀掉,把尸体丢在野外没人的地方。
十多年前就出现过的经典案例。当年还是有技术所的前辈亲身试验三唑仑的药性,这么一次次旳试下来,然后才艰难的完成了推导案情的工作。过了这么久,现在三唑仑早都向普通人开放购买了,就算这个案例再怎么经典,一时间也很难找出嫌疑人。
只能看综合科、声像科那群人能不能找出些有用的东西。
倒是郊区的暴乱还要持续很久,希望不会出事。
江波涛已经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了,入神的在看手机屏幕,完全没察觉到他。
他拍了拍江波涛的肩,“去哪?”意思就是好不容易弄完这个尸体,请你吃顿饭,想去哪里。
但很奇怪的江波涛没有理他,手上攥的极紧,一副眼睛快要掉出来的样子。
周泽楷极少见他这样失态的时候,刚想问问发生了什么事。江波涛就很自然的转了过来,问道,“就单位旁边的火锅店吧。”
周泽楷以为是他的什么私事,也没想着去问。

两人在火锅店点完单,等着东西上来的时候,江波涛一直坐得很直,直得好像快要断掉,眼神飘忽。
周泽楷还是没有问。
然后他就看着江波涛抿了抿嘴之后开口,道,“叶修前辈,现在已经知道他在哪里了。情况不好,”然后他非常用力的吸了一口气,好像在给自己壮胆一样,停顿了好一会。
——“肺癌中期。”
手一松,筷子掉到地上,地毯垫着,没有发出任何。
一字一句,全部都入了周泽楷的耳朵。
没有一个字他听不懂,但组合起来的意思一团混乱,好像散落在房间里的毛线,找不到线头,试图理顺,却由于动作的不当而打起结来。
叶修前辈,是之前的法医第一人吧。是我的前辈吗?
啊,应该就是了。
找到他的人了?
不容易啊,他不是退役之后就一直行踪成迷么。
情况不好......是什么意思?
肺癌啊,该说他抽烟抽的这么凶,不得肺癌才奇怪吧。
这么想着,他几乎要笑出来。但他发现,他什么动作都做不出来,连维持不变的表情,都用了比平常更多的力气。

叶修不可能死的。
他对自己说。
听错了吧。
但是他看着化验科的,坐在自己对面的,表情沉重的,自己的朋友江波涛。他又知道,这确实是真的。
操。
这算什么。

他好像要说什么,要出口的话语却被前来收拾的服务员打断。江波涛道了歉。
服务员走了,两人的气氛沉重的维持着缄默。
然后他说话了。
“是吗。”
冷淡到极点的两个字,由他说出来。
青年执着筷子的手纤长而骨节分明,似乎天生就带着握手术刀的优势。
江波涛愣住了。
意味不明的尾音飘散在空气中,难以捕捉到踪迹。

评论(2)
热度(20)

© 不日月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