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掌握天下的权柄

“我掌握天下的权柄。”他握着刀把,将刀刃深深插入桌上的月饼里。
他右手边的男人一哂,示意他让开。他轻快的松开刀柄,刀把的控制权交到男人手里。
他神情一肃,抽出刀刃,手势一转,双指并着抹去刀上的油腻。待刀身清洁,他复执起刀,干脆地将月饼一分为二,另一只手端起盘子将那饼倒扣在桌上,撤去盘子,月饼从中裂开,中间碎的一点,正是方才刀刃插入的位置。
“可有一样东西,总在六道伦常之外。”
男人道。
他一怔,随即哈哈大笑,“我错了,我错了,你永远是对的,我不该不信你。”
男人饮尽杯中酒,阖上眼睛。
他笑出眼泪来,将酒和月饼一起吃尽,也睡了过去。

[楚路] 深夜谈话

——又一次吃完炒面,他只觉得胃里泛酸,分不清是饿还是恶心。

他将包装纸揉成一团,扔到一边,开始检查剩余的装备,翻翻拣拣,清点各类身份证明,哼着歌组装沙漠之鹰又拆掉零件,思考可能的经济来源,末了,几乎开始怀念歌舞伎町。可他身负白罂粟的花语,重拾旧业恐怕要吞炭自杀。逼迫失忆师兄去践行男子花道总有带坏未成年的负疚。思来想去,真到弹尽粮绝的地步,不如举手投降,免得为生计所迫,失了最后的面子和名头——他即刻就能想到一联连环报导的标题:“S级学生路明非竟是龙王,死前一刻还在出卖色相!”他怂肩耷拉眼的的倒霉证件照也会一起出现在学生会的报纸上,好处就是不会再有人显摆那张限定版明信片了——你怎能不爱这个救世主...

[楚路] 酒与串

#看人生一串洗了脑,法国克罗地亚踢的都很好,我想这两位也能凑凑热闹,吃点串串休息好
#没车
#我写的爽希望大家看的也爽*٩(๑´∀`๑)ง*
#请不吝评论,协助打破零评绝境(´▽`ʃƪ)

楚路 酒与串

路明非大马金刀的坐在烧烤摊上,手上一串羊肉正冒着热气,剩下四十九串搁在不锈钢架子上煨着炭火。

楚子航啃着串儿,眼睛一点不往这边瞟。诺诺不在,路明非背负起给师兄张罗饮食的任务。他烤什么楚子航就吃什么,他不烤楚子航也不主动伸手烤,活像受气小媳妇。

凌晨两点,烧烤摊上人少了,但他们的突然出现还是多少引起了注意——房车的体积毕竟很惹眼,不情不愿从车上下来的楚子航——一个沉默寡言...

[楚路] 怪物 我们都是怪物

[楚路] 怪物 我们都是怪物

#龙五背景下,并不紧接连载
#男人之间的对话
#我写得很舒服,希望你看得也很开心*٩(๑´∀`๑)ง*
#(*꒦ິ⌓꒦ີ)如果可以请不吝评论!!!!

——他终于从神的因果线中脱出,足踏柔软的鹅绒而非幻觉中夜雨流淌的柏油地。

苏醒。

他从梦里睁开眼睛。

这次,他瞳中流动着黄金。麋鹿一样湿润的眼神藏在慑人的流光中,不再分明。——原本属于楚子航的元素又回到了他身上。

路明非本来正小憩,楚子航一睁眼,请来的周公撒腿就跑。半梦半醒间他下意识抵住刀柄,转瞬又松了劲收警惕——像养猫,养猫,别太刺激。他深吸一口气,揉着睡眼要给师兄续针,看到黄金瞳却结结实实一愣。...

巨龙飞过,阳光在那一瞬被剥夺。他的瞳孔里映出绞刑架的形状,对面站着一位女士。
此刻,在地下和空中密布的管道将能源和人向各地输送而去,川流不息。秒针跳动不停,星球的核心有规律地搏动,他站在寻常走惯的街道上,头顶飞过一条不合时宜的龙。
遮天蔽日的游掠,将死亡的阴影罩在他年轻的脸上。
后来他再回想这一幕,只记得视野忽然变暗,大厦的玻璃墙面反射出龙鳞的形状,一张一吸,阳光也被划开一道。他怀疑那是个幻觉。

自行车少年

我回家途中要过马路。等绿灯时,一个中学生骑着一辆自行车从我面前过。他手脚都瘦长,不纤弱,很矫健的样子。说他是中学生,因为他骑着成人标准的自行车,却难能可贵的不拘着、没显出畏缩,也没有孩子够不着的窘态。似乎将将被安在车上,身量正好。且他穿着校服,只有中学生能满足这条件。他的车很简洁,通体暗色,梁上有几根白条,架子上放了一瓶矿泉水。

路口逆向驶来一辆小电动车,载着东西,突突突地掠过,他缓下速度等待。等这辆车过去,自行车已显出要停下的样子,他只得微微站起来,借体重去压踏板,以回到原来的速度——这时,他的力量和身量就略显不足了。我疑心他是个初中生。

那车果然被驱动起来,且似乎完全依照他的预想,加

一个脑洞

正文连接走这儿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光瑶在黑暗中睁开双眼。

他视线涣散,在空气中四处飘荡,凝聚起时,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,能看见东西迷糊的轮廓了。他没有动,怕惊醒身边的大型物件,但目光在四处搜寻信息。

他脑袋里出现了断片,想不起事情先后和因果,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醒来。身上剧烈的疼痛强迫他想起什么东西,但他思索良久,一无所获。
 
为什么会疼?

他不敢冒着惊醒这个未知人物的风险撩开衣服查看。仅凭感觉来说,腰腹部位似乎有个不小的伤口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金光瑶个人中心 现代au cp可有不定
大概就是,...

报复

“请各小队做好准备。”郑卫国对着对讲机道。

“第一小组准备完毕。”

“第二小组准备完毕。”

“第三小组准备完毕。”

“第四小组准备完毕。”

“狙击手准备完毕。”

一个警员从警车上跑下来,站到了郑卫国身后。

郑卫国皱眉看过去,警员冷汗直冒,道:“队长,是劫匪的电话。”

“他们提出了什么要求?直升机?”郑卫国冷笑一声。

“老郑,”喻礼舟打断了他,问向那个警员“他怎么说?”

郑卫国冷哼了一声,不说话了。

“报告,政委,劫匪声称他们来电是为了提示我们,可以通过银行的电话与他们交流。”

“他们?”

“是,在谈话过程中,他们换了一次接线对象,根据背景音,对方至少是个三人团...

回到过去

“吉诺,”卢卡斯深吸了一口气,向客厅走去。“让我们都冷静一会再谈论这个话题,好吗?——我现在饿极了,家里有什么吃的吗?”

“没有,什么都没有,连一根稻草也没有。”吉诺维塔·露伊斯跟在丈夫的身后哭叫,她的胸口剧烈起伏着,“听着,你这个混蛋!你从不在意,不是吗?你从来不在意这个家究竟怎么样了?你的脑子里塞满了齿轮和你荒谬的时间理论!”

“……亲爱的,你绝对想象不到我这一次的突破多么……伟大!是的,这个成果足以用伟大来形容!如果你知道的话,你绝对不会这样说。——等会我会跟你详细的解释,但现在请给我煎个蛋好吗?我真是饿极了。”卢卡斯注视着吉诺维塔的烟蓝色眼睛——他对妻子的眼睛有着狂热...

一个简单粗暴亲切友好的音乐剧安利list!<(*´∇`*)>

大一被动预习局解骨性结构:

赶快在电脑端改链接啦傻孩子


大一自觉复习环导海洋污染:



之前说好的要撸一个音乐剧安利list出来!



不废话!开始咯!



(全程跑火车+擦边剧透预警&排名不分先后,大致顺序是流行音乐剧→传统音乐剧这样,【】内为语种,B站地址直接放艾薇号啦)












【法】摇滚莫扎特



啊看到这个...

1 / 6

© 不日月明 | Powered by LOFTER